学海荡舟手机网
导航

主页 > 作文知识 > 最新作文资料 > 高三年级 > > 详细内容

叙事作文_高三和初三的我

         近来,我们姐妹俩“晋升”得快:我上了高三,妹妹上了初三。妈妈说:“看你们二位大小姐的了!”爸爸则狠狠盯住妹妹,时而鼓励,时而警告。妹妹优哉游哉,我却表现得勤勤勉勉。          书桌上的书像在打大围战,不露缝隙地密密麻麻紧连着散在那儿,乱七八糟得差点儿把我埋得没了脑袋。一个人影儿轻轻盈盈落在我身后,费力抬起头,擦擦眼睛,转过脸——原来是我那个身高1.6l米,体重36千克的俏妹妹。“干什么?”我没好声气。“哼,干什么?”她利利索索从书堆中抽出半打书:那书名叫《红与黑》、叫《飘》、叫《人论》、叫……          “关你什么事?”我摆好迎战架势。“你认为你是大的哟?你认为你念高三了么?讨厌,我就讨厌 你。”她尖着嘴叽叽喳喳,我缄默以抗。我相信,她是个无赖,是个强词夺理、唯我独尊,而其实什么也不懂的念初三的毛丫头。          “唉,其实我倒是真的很向往高中生活,会懂得许多许多,就像你。还有许多新同学、新朋友……” 她突然换了一副样子,自言自语稳稳而发。她一向阴晴速变。“简单的头脑!把友谊抱在怀里。告诉你,高中的大伙儿只认得成绩!目标要共同竞争!”我有一种难遣的哀伤。我的同学是不是真这样,我也搞不清。或许我的独来独往造就了我的偏激。她愕然,之后却转了话题告诉我,她要妈妈给她买新的白裙子。          这个年龄,对衣服的热衷和幻想足叫人于心不忍。她会在脑袋瓜中为她自己设计出好些蛮可爱的东西。可把计划付之行动时,除了乐滋滋大声宣告,就是纠缠妈妈,结果总是破产机会占多。我也逃脱不了“美丽”的诱惑,但比她“高明”,偶尔心中来了“灵感”,便带上那点儿可怜的稿费和奖金,不动声色,按计划办事;最后告禀父母大人。“先斩后奏”的办法极管用。可她还没有条件仿效,只好又去嚷嚷她的了。          她吊儿郎当,偏成绩不错。尤其是数理化。我似乎懂事勤学,而成绩平平——究其原因:我的三分之二大脑花在我的“人生求索”中。让所谓哲学、艺术、思考生存意义这些东西搞得我头混沌、心迷茫,惰性加剧;明知自己力不从心,明知自己现在的任务是什么,就是不去投课本的缘。          可我也不明白她,既坐在地上翻小人书,也看我的哲学书;她和弟弟一会儿欢天喜地看动画片,一会儿却打得难分难解——这倒还不算什么。我自己也常和他们打得惊天动地。她津津有昧地说她老师的趣事,话中包含更多的却是敬意,甚至畏意。而我却在心中体味我的同学和老师相处时彬彬有礼的亲近感。          她告诉我,她的一些男同学说希望到我们家玩,她跳起来大骂他们,而事实上,她只不过是怕奶奶责怪,她自己心中总有点儿遗憾。于是我问她:  “那次我的。些男同学来玩,奶奶怎么那么温和亲切?”她一撅嘴:  ‘‘那是因为你高三啦。”          老是搞不明白她,也包括我自己。那一天,无意翻见了自己初三的日记:天哪!我岂不是与她相差无几?          而我现在仍看不懂我现在的日记,只知道那是一个高l.67米,持重而自以为有点儿大人味的高三女孩所记的事实:带着许多苏醒后的自尊自强及过分敏感的自我否定——诚然在初三那年曾那么偷偷地愉悦地赞叹过自己!望着她那多彩的身影,我郑重其事地宣告:梦是初三女孩的,而不属于高三女孩!//          ——哦!事实上,高三的我一眨眼睛,便有灿烂的梦从清澈的眼波下眨了出来…… 作者:李伟玲         指导老师:吴梦雁          茂名十中  

相关文章